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热门热点 / 正文

博主、主播等职业“转正”成功 妈妈再也不说我当博主是玩手机了

    “这是正经职业!不是我胡说的,是国家说的!”李施瑾是华南理工大学数学学院的应届毕业生,作为“公众号博主”,她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父母和辅导员,“公众号博主”也是正当职业。教育部最新的就业指标统计标准里,明确将互联网营销工作者、公众号博主、电子竞技工作者纳入自由职业的范围。这意味着博主、主播等职业“转正”成功。

    年轻人在自媒体的世界里通过文字、漫画、视频打造自己的品牌,再通过赞赏、流量、付费等多种形式获得收入。微信公布的数据表示,近400万年轻人(18-25岁)成为公众号创作者,正在靠才华赚钱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群体仍是少数。BOSS直聘的数据表明,只有约0.9%的2020年应届生选择自媒体博主、电竞师、网店店主等自由职业和创业身份。

    公众号博主多数为个人,在注册公司、缴纳社保时一头雾水,商业模式、持久性发展还不明晰,在公众号红海竞争里突围仍看真本事。

    妈妈再也不说我是在玩手机了

    当博主,不是从毕业时才开始的。

    一次偶然的机会,95后李施瑾关注到双相情感障碍群体,成为“双相躁郁世界”的主编和内容运营负责人。公众号倾注了主创团队3个人全部的热情和精力,她们汇集双相亲历者的力量,在4年间累积发表了1132篇原创非虚构故事。

    毕业前夕,李施瑾曾尝试找其他工作,包括教师、活动策划、文案写作、药企的统计研发岗等,但谨慎考虑后,她发现这些都不是自己想做的工作。有一家企业曾愿以5000元每篇的价格请她写文案,但因为调性不同,她也拒绝了,因为“我有自己的标准和意愿,没办法以结果为导向、调整风格去写其他公号”。她决定毕业后继续和团队一起运营自己的公众号。

    “双相躁郁世界”目前已经是在垂直领域里小有名气的品牌,被一些读者誉为“最具案例价值的精神健康公众号”之一,也有了出版邀约与纪录片拍摄的计划。

    在统计毕业去向时,她在“自由职业”的选项里写了括号,标注了“新媒体运营、纪录片策划、中英口译”等一长串职业方向。略显另类的就业选择不好统计,直到教育部的新规定下达,辅导员开心地告诉她“公众号博主”被纳入了就业统计标准。

    她将新规拿给父母看。父母支持孩子的选择,但新职业不在他们的理解范围里,有时难免担忧,如今“他们口头上都不会说我啦”。

    新规也传到了往届毕业生的耳朵里。杜爽去年从天津工业大学毕业,在校期间运营过3个公众号,还曾拿到过投资。从大二开始,他的学费、生活费都不需要再向家里要,实现了个人经济独立,平均月收入2万-3万元。

    毕业后杜爽自然而然地继续公众号创业。“也不去上班,也不坐班,他们总说我在玩手机”,上一辈的父母理解不了儿子的职业状态,看着他捣鼓手机约等于整天打游戏。

    新规改变了父母的想法,杜爽很开心新规定认可了公众号博主的工作状态和事业选择。他笑着说:“别人问我做什么的,我更有底气了,说自己不是无业游民了”。

    新标准适应博主工作状态

    又到了统计毕业率的时期,全国约3000所高等院校迎来了新标准。

    7月1日,教育部公布了《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》。《通知》指出,当前就业统计面临新形势,尤其是随着我国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快速发展,新就业形态不断涌现,同时进一步明晰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相关指标含义。

    备受关注的是“自主创业”和“自由职业”,其中将自主创业的范围加入了开设网店,自由职业的范围加入了互联网营销工作者、公众号博主、电子竞技工作者。

    北京林业大学招生就业处副处长闻亚介绍,伴随着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在我国快速发展,毕业生就业选择更加多元,催生出新的就业形态。

    毕业生并不是简单说一句“我开网店了”即算。他表示,“对每类就业方向的界定及标准提出了明确的审核依据,如开设网店需依据网店网址、网店信息截图和收入流水等信息材料,公众号博主需依据校院两级审定的毕业生本人签字确认的证明材料。”

    过去的标准由于不适配并不适合博主们的职业状态。比如,杜爽在毕业季统计就业方向时申请了自主创业,这需要提供企业法人身份,还没注册企业的他为此注册了一个企业,最后自己和自己签了三方协议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明确“公众号博主”纳入“自由职业”范围更准确,也能帮助这个群体获得认可,得到相应政策的支持。

    BOSS直聘研究院院长常濛认为,自媒体是近年来年轻人群体中一个比较热门的创业和自由职业方向。创业成本相对低,门槛不算高,平台种类和内容形式更加多元化,成功者能够吸引较高的公众关注度,等等,这些都是吸引年轻人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公众对高质量的内容作品需求大,优秀的创作者能够有所收获;作为互联网原住民,数字技术和有趣创意是这一代年轻人所熟悉和擅长的。”常濛认为年轻人做自媒体博主有机遇和优势。

    5月,微信与中国信通院联合发布的《2019-2020微信就业影响力报告》显示,2019年微信带动就业机会2963万个,其中直接带动就业机会达2601万个,同比增长16%。据微信公众平台提供的调研数据显示,在微信公众号雇用的开发和运营人员中,49.7%是应届毕业生。

    随着新就业形态的不断涌现,就业方式也在向更灵活的方向发展,“斜杠青年”“副业”“兼职”不再是新鲜事。在2019年微信带动的直接就业机会中,有1519万个是兼职就业,占总直接就业机会近6成。

    在博主圈子里,有很多人通过在校运营公众号的经验拿到了Offer,也有人在工作的同时继续运营公众号作为副业。公众号接受个人申请认证,有独特风格的年轻人可以建立个人品牌,成为“网红”。

    数字化时代拓展了职业的边界,创新出了更多新职业。在人社部等部门最新公布的9个新职业也包含互联网营销师、社群健康助理员等,其中互联网营销师类目里增设直播销售员。

    高校的专业设置也正在跟随新业态调整。比如,在高职院校里,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组建了电商直播学院,浙江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成立电商直播相关导师工作室。

    多元化成长仍需做好就业帮扶

    李施瑾的父母在和她聊起职业规划时,总是以“虽然……”开始,但关键内容都在“但是……”里表达。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里常常是担忧收入和前景。运营公众号4年,李施瑾一直“为爱发电”,个人只有不到5000元的打赏收入,团队其他小伙伴也依靠其他工作养活自己。他们入选了北京尚善公益基金会“抑路前行”项目,这是他们拍摄纪录片的全部资金来源。

    如何找到清晰的商业模式是他们面临的困境:因为内容偏公益,达到粉丝数量后公众号开启微信自带的流量主广告功能,有读者立刻表达质疑;同一领域内,有的博主缺乏专业背景,却提供心理咨询或调整处方药等付费服务,他们认为这极具风险且违反伦理;有私立医院和咨询师工作室希望投放广告,但医学生志愿者审核后往往认为对方胜任力不足,他们也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早期的流量红利过后,公众号早已是红海,竞争激烈,突围困难。今年6月,微信公众号推送打乱了时间线规则,常读和星标的公众号被推荐的频率会更高,这在无形中给公众号运营者增加了内容产出压力。

    同时,信息更迭速度快,自媒体博主为了保证自己的品牌和特色,需要持续且快速地生产出作品,并且要尝试掌握多平台运营。

    选择新职业就业的毕业生仍需要高校“送一程”。闻亚表示,按国家有关规定,高校毕业生有两年择业期,离校不离心,服务不断线,各高校仍然会持续为毕业生提供招聘信息推送、就业手续等服务。

    同时,高校就业数据统计是十分严谨的,需要对照相关文件要求审核每名毕业生的就业材料,还要接受教育部和省级就业主管部门的就业专项核查,此外毕业生也可以在学信网上直接反馈就业状况,多方面、多角度、多方式的核查,确保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真实、准确。

    自媒体博主多数单枪匹马,没有企业组织约束,杜爽认为帮助刚毕业的“小白”了解缴纳社保、相关法律等十分重要。他的老家在贵州,准备在天津落户,如果不懂得缴纳社保等影响买房落户,“需要一些政策普及、引导,不然容易走弯路”。

    “自媒体创业看着容易做起来难,竞争高度激烈”,常濛提示,除了靠内容出圈,想要取得更好的发展,一定还要面对团队搭建、商业模式等重大挑战,这些是应届生所欠缺的,需要不断历练。

0

提示:联系我时,请说明在哈尔滨信息港(www.hrbxxg.com)看到的,谢谢!

下一篇:今天入伏......等一下,为什么非得是今天?

上一篇:微信再发重要提醒!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